云南回应“男子遭强行结扎”:已获其同意,没殴打_凤

胡震:直到我做完手术,凌晨一点我老婆孩子才从派出所出来。

这份情况说明还称,网传“警方告诉胡震如果不做结扎手术,就以扰乱办公场所为由进行15天的治安处理”与事实不符。在镇村工作人员与胡震本人开展政策宣传工作期间,由于家属不理解,其妻子带着儿子到镇政府办公室吵闹,警方只是予以劝导,并依法告知其行为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

但2月14日,镇雄县外宣办主任熊涛回应澎湃新闻称,罗坎镇计生办工作人员并没有强制结扎,系工作人员做思想工作的基础上男子自愿做手术,术后还跟医生打招呼,据县委宣传部了解不存在强制、威胁、打骂等行为。

胡震:2月13日你们澎湃新闻采访之后,政府的人通过我朋友联系我,问我想怎样?我并不想怎样啊,我也没想好这个事怎么解决,我说我考虑下,我会考虑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维权。

2月14日,云南省卫计委通报称,当天,昭通市卫生计生委已派出工作组到镇雄县调查此事。镇雄县委县政府也已经成立由纪委参加的调查组开展调查。

镇雄县外宣办主任熊涛告诉澎湃新闻,根据目前的二孩政策,胡震是可以有两个孩子,但此前胡震已经有三个孩子,这已经违反规定,而他再婚后又生育一个,且违反政策在迁移户口之前,流动人口的计划生育工作由其户籍地或者居住地人民政府共同负责管理,所以就目前来看,罗坎镇计生服务所的结扎手术符合相关规定。

胡震:我今年42岁了,因为谋生我常年在外打工,10多年没有回家。2月8日(正月十二)回家过年时,我们十多个老友在朋友家聚会,当天傍晚7点,来了几个人,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我也不认识,直接喊我跟他们走一趟,我说“你们认错人了吧”,他们喊出了我的名字,他们也没说是什么事情。

这份说明中称,网传“强行结扎”与事实不符。胡震与前妻生育三孩,再婚后又生育一孩,共生育四孩,两任妻子均是镇雄县罗坎镇人、目前户口均是镇雄籍(胡震户口于2013年9月迁出本县)。胡震因长期外出,工作人员利用其今年回家过春节的机会,找到本人并与本人做了深入细致的政策宣传工作后,征得胡震本人同意后做结扎手术,其间并未发生殴打及推搡等行为。

在外宣办回应之前,澎湃新闻采访了胡震,他表示,不希望赔偿什么的,但希望通过这个事情,能规范当地的计划生育行为。

2月14日,胡震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称他没有诉求,不希望赔偿什么的,但希望能得通过自己的这次经历,规范当地的计划生育行为。不过,镇雄县外宣办当天稍晚些时候向澎湃新闻发来的情况说明中,否认了胡震所说的强制结扎、只有两个孩子、在镇政府一办公室里结扎等内容,详见上文。

澎湃新闻:去镇政府之后发生了什么?

胡震:派出所的来了说“请你配合他们的工作”,然后带走了我的老婆和两岁的孩子,她们被带到派出所。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还说,我这是扰乱阻挠他们正常的工作,“你今天来这必须同意”,如果不同意要把我和我老婆拘留15天,出来后再继续给我强行做结扎手术。

“不要赔偿,希望能规范计生行为”

2月14日,云南省卫计委通报称,2月13日傍晚获悉“云南镇雄男子被计生小组强行做结扎”,云南省卫生计生委高度重视,立即责令昭通市卫生计生委对事件展开调查。14日,昭通市卫生计生委已派出工作组到镇雄县调查此事。据悉,镇雄县委县政府已成立由纪委参加的调查组开展调查。有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胡震:我说我此前就已经交了罚款,没有再交罚款的道理,户籍也不在这里,你们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涉嫌违法,我准备走时,被他们十多人强行推翻在沙发上打骂,说我是流动人口,孩子总共4个,按合并来算的,我老婆就报警了。

澎湃新闻:民警来了以后呢?

澎湃新闻:手术在哪里做的?

据人民网2016年10月26日报道,在镇雄县3696平方公里的面积上,户籍人口总数有158万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高达428人,是全云南省第一人口大县。

胡震:他们提出我违法计划生育法,要给我结扎。但是,计生办工作人员明确提出,要我交纳两万元罚款,说我交了两万钱就可以走人。我觉得,此前我已经交纳了罚款,而且我的户口在2015年已经从云南镇雄县迁移到四川宜宾市,我觉得他们没有管辖权,而且他们本身是违法的,所以我拒绝了再度交纳两万元罚款的要求。

原籍云南昭通镇雄县的胡震已将户籍迁至四川省,但在2月8日回云南镇雄老家过年时,被镇雄县罗坎镇计划生育小组工作人员带到镇计划生育办公室强行结扎。

2月11日凌晨,胡震将此遭遇在其认证的微博@臻善大乘上披露,引发网民关注。

对于“拒绝交纳罚款后被强行结扎”的说法,镇雄县外宣办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据他们初步了解,当时提出了交纳两万元罚款的要求,但是两万元罚款的名目到底是“社会抚养费”还是其他什么费用,需要计生办再度翻出本子确认,“但这两万元罚款当时也并没有收取”。

【对话】

计生办:之前并未收取罚款

媒体报道之后,2月14日,镇雄县外宣办向澎湃新闻发来一份情况说明,否认了媒体报道中胡震的说法。

胡震:看着装不像其他人,我就问他们是不是镇政府的,他们承认了,我就跟我老婆和两岁的儿子,跟他们到罗坎镇镇政府。

当事男子胡震称,2月8日傍晚,他被云南镇雄县罗坎镇计生办工作人员从朋友家中带走,在罗坎镇镇政府,计生办工作人员要求他交纳两万元罚款,否则进行强制结扎,“我想着我此前就已经交纳过罚款,为何还要重交?而且我户口已不在这里了,所以被我拒绝。”

澎湃新闻:当晚你们三个人去镇政府后,你老婆孩子当天晚上一直在派出所?

澎湃新闻:你有几个孩子?

澎湃新闻:现在你的遭遇在网上已经沸沸扬扬,当地政府部门有没有联系你?

镇雄外宣办:做工作后他同意结扎

胡震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8日当天他被带往罗坎镇镇政府,计生办工作人员要求他交纳两万元罚款后走人,但他觉得对方违法并且此前已交纳过罚款,拒绝后被强行结扎。

胡震: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自己没有诉求,不希望赔偿什么的。但是我觉得通过我这个事情,能规范当地的计划生育办法(行为),不要动不动就给老百姓强制(计划生育)、威胁侵犯人家权利,也值得了。另外,网上很多网友攻击我,我希望他们了解整个事件经过再来评论我,这种网络暴力是对我的二次伤害。

原标题:云南镇雄回应“返乡男子称遭强行结扎”:已获其同意,没殴打

胡震称双方发生冲突,混乱中他的脖子被打伤。  胡震微博@臻善大乘

澎湃新闻:那你现在有什么诉求?

(应采访对象要求,胡震为化名)

上述情况说明称,网传“在一间办公室做结扎手术”与事实不符。在通过镇村工作人员引导后,胡震本人同意开展结扎手术,地点在罗坎镇计划生育服务所手术室,严格按照相关手术规范操作。

胡震:就在镇政府院子里,他们有个专门做结扎手术的办公室。当天晚上凌晨一点多,给我打了麻醉药,做了手术。完了后,那个医生我在十几年前就认识,他医术高明、人也不错,我们很多年没见了,就跟他打招呼。

胡震:此前跟前妻育有两男一女,2010年因感情不和我们离婚之后,被判我抚养其中一个孩子,2013年我再婚,结婚时妻子无子女,后来我们又生了一个孩子,现在我名下两个孩子。此前我承认我违反计划生育法,但前妻在2000年做了结扎手术,而且我也交纳了计划生育罚款。

胡震说,在他拒绝交纳罚款准备离开时,被十多名男子推倒在沙发上打骂。他妻子报警后,前来处理的民警要求他配合计生站的工作。随后,他老婆和孩子被带往派出所,他被打麻醉药,在镇政府院子里的手术室进行强制结扎手术。

澎湃新闻:事发当天,计生办工作人员找你时怎么说的?

澎湃新闻:你当时就知道他们是计生办的吗?

云南省卫计委责令昭通市调查

澎湃新闻:你拒绝交纳罚款的要求后没能离开?